首页 飞歌官网 自由基地官网 中汽联官网 贵州吉源汽车公园 贵州百灵车队 赛车专题报道 飞歌论坛  
 

6月1日

昨天的赛段,包括我们的车,有很多赛手或陷沙或翻车或迷路。可见昨天赛道的复杂。

我们的车因为陷车花了二个多小时的时间挖沙,严重影响成绩, 排名由第17位一下子又掉到了40多位。

今天早上,我们拿到发车表时,发现由开始的81台车, 今天只剩60多台了。

就是说,经过4天的比赛, 已经有十几台车先后退出了比赛。

今天的赛段是罗布泊铜矿到五堡乡魔鬼城。

其中行驶路段147.21公里, 特殊赛段:184.65公里。 赛道以戈壁和浅沙为主, 还有几十公里的风景漂亮的雅丹地貌。

戈壁路段是魏红杰的拿手好戏, 今天应该可以把排名给追回来。


一大早,我们从酒店来到营地, 大家一起加油打气,争取今天报一仇。




我们从营地出发后, 计划是先到罗布泊哈罗公路发车点。 等发车后,再去终天魔鬼城。

但是我们这台车半路加油, 没跟上其他车。

所以,我们就跟了其他车队的后援车走。 没想到我们跟的长沙越野车队的后援车,他不是去起点,而是直接去终点魔鬼城。

我们已经没时间回去起点了,只好将错就错,一直往终点魔鬼城出发。





营区去魔鬼城才90多公里,没多久,就到了魔鬼城附近的一个村庄。












我们很快抵达魔鬼城景区。

哈密魔鬼城

 即哈密市雅丹地貌自然风景旅游区,又叫亚尔丹旅游区,位于新疆自治区哈密市五堡乡以南,距五堡乡20Km,距哈密市约100Km。

 由于神秘莫测,不熟悉地形的人若遇风暴,有迷失方向的危险,又因在魔鬼城可以看到那些酷似城堡、殿堂、佛塔、碑、人物、禽兽形态各异的景观、令人眼花缭乱的陡壁悬崖、以及混迹岩砾中五光十色的玛瑙、随处可见的硅化木、枝叶清新的植物化石,偶尔可获得象恐龙蛋化石的小圆石头,海生的鱼类化石、鸟类化石,当夜幕降临时有时会听到鬼哭狼嚎令人发指的嘶叫,因此才被人们称之为“魔鬼城”。



当我们到达魔鬼城门口后,长沙越野车队的人说终点就在附近, 他们就在这里等,不进赛道了。

我说我们要进赛道, 问他赛道在什么地方,对方说刚刚有台指挥车由左侧进去了, 我们跟着车辙应该可以找到赛道。




我们就由魔鬼城大门左侧的一条车辙绕进去, 看取好几条新车辙,应该是指挥车的车辙。

由于我们没有路书,只能找车辙。



我们一路紧跟着车辙走。 还好我们这台普拉多越野能力很不错。




传说中的魔鬼城---雅丹地貌。





尽管景色非常壮观, 但是我们还是没有心情停下来游览一番。

因为时间已经不早了,估计赛车很多就会出来,但是我们还没有找到赛道在哪。

这次环塔赛的组织比较混乱, 这是所有媒体都一致认为的。

连工作路书都没有,可怜那帮媒体记者,每天都要自己去找赛道。 更不用说我们了。







我们在仔细辨认地型,在猜测赛道会从哪里经过。



从凯立德记录的轨迹看, 我们一直在绕来绕去。




我们找到一块高地, 爬了上去,希望能看到其他媒体车辆, 以便跟着他们的车。




在高地上搜索有没有其他媒体车在附近。

终于被我们发现远处有几台车, 这个时候赛车肯定没来。 应该是媒体车。

我们马上奔了过去,果然是几台媒体车。

不过,不巧的是, 这些媒体车也不知道赛道在哪里。 他们也在找。



几个山头高地上, 都是媒体记者车。

大家的目的是一样的:找赛道。

眼看时间越来越紧了, 可能赛车马上就要出来了,我们一帮人还没找到赛道在哪里。

后来,实在等不急了, 十几台车兵分几路,从几个方向去找。




我们又到了另一块高地, 这里看的地方比较远。

从望远镜上看,好象远处有一阵烟尘滚滚,象是赛车通过拉起的烟尘。



我们在搜索赛道的时候,一个当地的维族兄弟开着摩托车过来看热闹,他也想看一下赛车。

在一番沟通后, 我们决定征用他的摩托车,到前方去看看是不是赛车过来,往哪里去。


最后,我们终于得到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赛道终于找到了, 坏消息是:我们的赛车翻车了------就在离终点30公里处。

我们问清楚大概距离后,决定顺着赛道进去救援。




真是祸不单行, 在进去赛道10公里左右,我们的后援车一不小心,驶进了一块湿地,车给陷住了。



刚好有几位前来看比赛的当地维族兄弟开摩托车经过。

我们请求他们帮忙推一下车。

他们虽然听不太懂汉语,但是还是明白了我们的意思,二话不说,就停下车了帮忙。

在维族兄弟的帮忙下, 我们终于把车推上了干地。

为了感谢这几位不知名的维族兄弟,我们送给他们几瓶水和几瓶红牛。

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水是最珍贵的了。


时间慢慢过去,大部分汽车都已经到达了终点。

摩托车组也很多在冲刺了。





一路上,不断有摩托车冲向终点。



也有汽车赛车过来



这台赛车认得我们, 响了几下喇叭跟我们打招呼。





摩托车手风尘仆仆地奔向终点。






这里离终点还有20多公里。









今天的赛段有184公里,摩托车组要跑完全程,很不容易。

所以每遇到一台摩托车过来,我们都会停下来拍个照, 用手势给他们加油。

他们也会向我们挥手致谢。









又有一辆赛车被拖着出来的









摩托车组在陆续冲刺。









在这个地方,摩托车要比汽车跑得快。




远处有几辆摩托车一起过来,这个场面比较少见





原来是一辆摩托赛车出故障, 其他队手过来救援。




队友把故障赛车拖出赛道




一路跑得飞快。 看来后援的车手水平也不差。



一位摩托车手过来,我们挥手向他表示鼓励, 他也向我们挥手表示谢意。





我们沿着赛道进去,找我们的赛车。

在25公里处,对面一台媒体车向我们发信号, 我们把车停下看怎么回事。

原来这台媒体车把我们的领航员肥狼给拉出来了,而车手魏红杰还在原地看车。

肥狼看样子没多大事,就是手臂弄伤了皮。

我们赶紧把肥狼接到我们车上, 对媒体车表示谢意后,肥狼带我们过去找赛车。

不久,另一台媒体车也向我们示意。

原来他们把魏红杰也救出来了。 魏红杰也没啥事,精神还挺好。

我们终于放心了,人没事就好。

我们商量一下,决定魏红杰先跟媒体车出去, 我们继续回去找赛车。




在离终点约32公里处,我们终于看到了我们的赛车。



已经成这个样子了。



我们的赛车, 打了几个滚,成这样子了。







碎片离在车几十米远的地方找到




经过的赛车,给了很多水,甚至还有几瓶红牛。





只有飞歌主机还在继续工作, 我们在听歌。



我们拍了照片和录像

这车是没法开走了,只能呼叫救援。

我们通知了后方的兄弟之后, 开始撤离。

这地方晒得我们快不行了。



在回去的路上,遇到一位摩托车手,看样子是车子出问题了。

我们停了下来,问他有啥可以帮上忙的。



这台车的一条避震器断了。 问我们有没有合适的工具。

可惜我们车上没有适合的工具。这位大侠就用一个排气管卡着,硬是开回终点。

我们问他要不要水,他说不要。

我们还是不太放心,就看着他在我们前面走了,我们才跟着回终点。




烈日下,最敬业的媒体记者。


我们回到收车点才知道,我们赛车,本来是一路都很顺利的,结果在离终点还有30多公里时,由于方向机故障导致了翻车。

赛车打了两个前滚翻后,受损严重。

还好车手魏红杰和领航员肥狼都没受伤。

这两家伙翻车后还不忘我们的娱乐精神, 拿着车内的摄像机在互相采访大谈翻车感受。

当附近媒体车过来救援的时候,这俩人还躺在车底下装死糊弄几个记者。

由于车辆受损严重, 三个轮胎都暴掉了,传动轴也有问题,右车门破裂。

要修的话,估计要很长时间。

明天2号是撤营日, 将搬去鄯善进行下一阶段的比赛。

我们回营地商量是否继续参加下了阶段赛事还是退出。



至顶↑

  官方合作媒体链接
 
 

Copyright © 2007-2010 广州飞歌汽车音响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信息产业部网站备案号:粤ICP备07503328号